<address id="dtjrj"><address id="dtjrj"><listing id="dtjrj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<listing id="dtjrj"></listing>

        <listing id="dtjrj"></listing>

        <form id="dtjrj"><th id="dtjrj"><meter id="dtjrj"></meter></th></form>
        <address id="dtjrj"></address>

          認證咨詢

          業務范圍:鄭州iso認證咨詢 河南iso質量認證咨詢 iso質量認證咨詢機構|聯系我們

          更多>>聯系我們

          鄭州市眾智認證服務有限公司

          公司服務電話:0371-67930482

          公司電話總機:0371-67935980、67121901

          總機接線員分機:0      傳真分機:611

          業務扣扣:2053318465

          公司郵箱:13333818466@189.cn
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

          知識產權保護將出重拳:提高法定賠償上限 探索懲罰性賠償

          文章來源:鄭州市眾智認證服務有限公司 日期:2019-09-16 點擊數:
          11月21日,《人民日報》刊登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、行政庭庭長賀小榮的文章。文章指出,備受各界關注的《關于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》, 今年8月召開的中央深改組會議上《意見》審議通過。近期將報請黨中央、國務院印發實施。知識產權是現代社會核心競爭力的重中之重,也是重新建立國際經濟秩序的戰略制高點。賀小榮在文章中強調,強化對知識產權侵權行為的打擊力度,“提高法定賠償上限,探索建立懲罰性賠償制度”。“這些都是近年來知識產權審判領域存在的老問題。”原最高法院知識產權庭庭長、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主編蔣志培說。
        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,著作權法修訂草案和專利法修訂草案目前均已結束公開征求意見,草案中的法定賠償上限分別擬從現行法律規定的50萬元、100萬元提高至100萬元、500萬元。據《人民法院報》10月19日報道,最高法“對懲罰性賠償制度設立問題也將繼續保持高度關注,加強研究總結,適時提出意見。”
          提高法定賠償上限
          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不僅是實施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必需,如今亦已成社會共識。今年全國“兩會”時,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馬化騰提交建議稱,“適當提高侵權法定賠償上限,加大司法臨時禁令的適用力度,針對情節嚴重的惡意侵權行為實施懲罰性賠償。”
          如今,上述建議中的兩點已獲司法機關回應。提高法定賠償上限被認為有利于破解知識產權保護的賠償難問題。
          我國法律規定了知識產權侵權賠償額計算的幾種方式:即按照權利人的實際損失、按照侵權人的違法所得,以及按照許可使用費的倍數(僅商標、專利案件)計算。
          “但實際案件中,由于當事人證據、觀念等原因,比如拿不出賬目、審計結果等,導致無法按照以上方式計算時,法律規定法院可以進行法定賠償。”蔣志培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。比如《商標法》規定,上述計算方式“難以確定的,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三百萬元以下的賠償”,即商標侵權案件的法定賠償上限為300萬元。
          現實中,法定賠償反而是知識產權案件中最普遍的賠償方式。有法官統計了北京市2013-2015年審理的3410起知識產權賠償案件中,著作權和商標權案件使用法定賠償的案件分別占到了97.12%和99.59%,專利權案件也占到了83.33%。
          由于上限的存在,造成大多數案件的賠償額較低。比如記者得到的報告顯示,2010年10月至2015年12月,長沙市中院審理的知識產權侵權案件中,判賠5萬元以下的占92%。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5年審理的54起賠償案件中,也只有10起完全支持了原告的賠償請求。這54起案件的原告平均起訴賠償額約95萬元,但法院判決的平均賠償額只有約45萬元。
          因此,2013年修訂的商標法將法定賠償上限從100萬元提高到300萬元。在已啟動修訂的著作權法和專利法草案中,均提高了法定賠償的上限,分別由現行法律的50萬元、100萬元提高到100萬元、500萬元。“我認為著作權100萬的法定賠償上限仍然不夠,可以提高到200萬元。以往社會對著作權普遍重視不夠,但現在一款軟件的著作權,就能產生巨大的經濟效益。”北京外國語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主任叢立先說。
          懲罰性賠償落地難
          賀小榮在11月21日發表在《人民日報》的文章中還提出探索建立懲罰性賠償制度。我國《商標法》最早建立了這個制度,其規定“對惡意侵犯商標專用權,情節嚴重的,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確定數額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確定賠償數額。”(上述方法指按照權利人的實際損失、侵權人的違法所得、許可使用費的倍數計算賠償)。此外,已啟動修訂的著作權法、專利法也擬提出“二到三倍”的懲罰性賠償。
          “懲罰性賠償突破了我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中已有的‘填平原則’,即權利人損失多少,侵權人就賠償多少。”叢立先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。但司法實踐中,懲罰性賠償很少應用。“目前法律中按照許可使用費的倍數賠償等規定,已經有了懲罰性賠償的雛形,但問題在于計算的標準不清,比如有的權利人的專利許可沒有經過轉讓,難以確定市場價格。”蔣志培說。
          “知識產權審判中,法官的自由裁量權本來就已很大,建立懲罰性賠償制度后,法官的自由裁量權會更大,容易產生司法腐敗。”叢立先認為。“還應注意的是,目前對建立懲罰性賠償制度呼聲最強烈的,是那些大企業,尤其是跨國企業。”叢立先說。
          一旦建立起這個制度,還面臨落地問題。“比如是只對一部分侵權人實行懲罰性賠償,還是對所有符合法律規定的侵權人實行?如果只對一部分實行,難免被詬病選擇性司法;如果全部實行,在目前的經濟社會發展水平下,又不現實。”叢立先說。“我認為加強知識產權保護,應該全面貫徹知識產權侵權賠償的原則,不宜突出強調某種制度,而是完整執行法律規定的賠償制度細則。”

          丰丰彩票